孙正义孙正义

北京时间2月8日早间消息,软银集团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历来寻求投资多样化,眼下,他正在促进再保险行业的回暖,长期以来,该领域一直深受亿万富翁青睐。

一位不愿透露的知情人士称,软银有望买入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 AG)三分之一的股份,交易价值可能超过100亿美元。但协议尚未最终敲定。瑞士再保险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再保险公司,他们证实了谈判正在进行中,但只是处于初期阶段。

孙正义与巴菲特等商业巨头一样,都对再保险行业健康的现金流抱有兴趣。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位亿万富翁一直在进行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投资,完成了日本最大移动电话运营商和Sprint公司大股东的重组,成为技术世界的一支重要力量。

去年,软银集团旗下的愿景基金进行了1000亿美元的投资,投注于共享出行、芯片制造、办公室共享、卫星制造、机器人制作,甚至还有室内甘蓝种植。该公司可能会尝试将瑞士再保险公司的保险产品直接出售给消费者,包括搭乘Uber的人,或是利用WeWork Cos.办公空间的人,此前《华尔街日报》曾对软银的这两个投资项目有过报道。

本周三,瑞士再保险收报于约90瑞士法郎,资产市值为310亿法郎(约合330亿美元)。该公司的美国存托凭证在纽约猛增8.7%,至25.75美元。

总部设在苏黎世的瑞士再保险公司本周三发表声明指出:“尚未确定任何协议,也没有确定交易的条款、时间或形式。”

软银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再保险公司帮助保险公司承担飓风和地震等高风险项目的索赔,然而,最近该行业面临着一些重大挑战。由于市场资金充裕,华尔街找到了转移风险的新方法,压低了再保险公司可以收取的保险价格。即便如此,再保险仍然对大资金投资者具有吸引力。不仅巴菲特曾经投资于此,近年来,一些对冲基金经理也开始涉足再保险公司。

“再保险,特别是通过像瑞士再保险这样的高端公司,在几个方面具有吸引力,”帝国资本公司分析师戴维·哈文思(David Havens)在一份给客户的说明中说。更高的利率有助于提高盈利,这个行业一般与其他行业都不相关,而且,“瑞士再保险拥有一流的管理、坚实的业绩、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全球多样化等优势。”

软银已经进军家庭保险行业,去年十二月注资Lemonade Inc.——一家总部设在纽约的初创公司,可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来减少文书工作,加快租户和房主的索赔过程。(斯眉)

来源:法制晚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岳三猛)曾引发轩然大波的广东水利厅贪腐窝案,近日有了最新进展:原副厅长张黎明,因犯单位行贿罪,获刑1年10个月。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此人是曾创下“全国首次”——从水利系统设计院负责人直接提拔为副厅长。而他单位行贿的对象,正是顶头上司——时任广东水利厅厅长黄柏青,后者被指敛财8000多万。

此外,张黎明的刑期截止日期为2018年3月16日,故而一个月后他就将被刑满释放。

(张黎明)(张黎明)

嫌工资低,他不愿升副厅

十八大至今,广东水利厅已至少有2名正厅级、2名副厅级被反腐大潮淹没。他们分别是厅长黄柏青、巡视员彭泽英、副厅长吕英明、副厅长张黎明。由此揭开的水利系统惩贪行动之中,一批厅局级应声落马。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2018年1月16日,广州中院对张黎明涉嫌行贿、贪污案作出一审判决。

检方指控:2007年至2011年,张黎明为感谢黄柏青,在对方办公室、广州一酒店、茶馆等地贿送共计110万元。此外,他还套取67万余元公款供个人使用。

法院经审理查明,贪污罪并不成立,而且向黄柏青行贿的数额为80万,所怀目的除了个人职务发展,还有自己主政的设计院业务发展。

最终,广州中院认为贪污罪、行贿罪罪名不当,更改为单位行贿罪。张黎明因此获刑1年10个月,即从2016年5月17日被抓开始,至2018年3月16日。

公开资料显示,1965年10月出生的张黎明,为浙江浦江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此人博士毕业后,就进入水利系统,2001年1月升为广东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正处级),2010年11月再进一步,获任省水利厅副厅长,直至2016年5月落马。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张黎明并不想当这个副厅长,原因很简单——收入落差太大。

黄柏青供述:早在2006年底,他刚到广东水利厅,就听说张黎明业务精干、有能力,就想让他担任水利厅机关规划处处长。结果,他碰了钉子——张黎明不想去,还是愿意留在设计院。

4年后,机会再次降临。当时一位副厅长面临退休,黄柏青就动员张黎明竞选。谁知,对方还不是很想来,因为设计院收入更高。在黄柏青的动员下,张黎明最终还是参加竞选,并获得成功。由此,张黎明成了全国水利系统从设计院负责人直接提拔为副厅长的“第一人”。

2011年春节前后,已经升为厅官的张黎明借汇报工作之机,送给黄柏青20万元。但黄供述称,自己是在某个高尔夫球场拿了张送的礼品袋,共有30万元,是感谢自己的提拔之恩。

收礼收钱,他派妻儿出面

高尔夫球场出现在判决书中,并非偶然。张黎明落马后,广东纪委曾在2016年11月通报6起省管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时明确指出:此人违规持有高尔夫球会员卡及收受他人所送高尔夫球储值卡。

2010年6月至2015年12月间,张黎明长期持有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会员卡,并在集中清理会员卡时隐瞒不报。2011年上半年,张黎明收受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所送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储值卡两张,共计人民币4万元。

(张黎明)(张黎明)

至于张黎明的行为,为何不被认定为个人行贿,而是单位行贿,法院表示:行贿的实施有一定的职务属性,即资金来源于套取公款、谋取的利益归属设计院等,认定行贿主要为职务行为的证据充分。

对此,张黎明表示,黄柏青调研时都推荐设计院的业务,院里遇到困难时,他也帮助协调和解决,令设计院的营业收入和经济效益得到快速发展。判决书显示,设计院2007年收入不到2亿,3年后已经超过10亿元。

看法新闻梳理发现,与黄柏青收受其他人和单位的钱财相比,张黎明这80万只算是很小的数目。2016年11月,黄柏青案在广州中院开庭。检方指控,此人于1992年至2014年间,直接或通过儿子黄晖等人收受超过8000万贿赂。

这名出生于1954年11月的正厅级官员,曾长期在惠州工作,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2006年底转任水利厅副厅长,半年后转正,2013年3月退居二线,2015年4月落马。

广东纪检部门曾披露,黄柏青也是“全家腐”的典型。每次外出与老板吃饭,他都携眷参加,一有红包礼金递至眼前,黄柏青便以一句“这是妇女的事儿”,将收钱一事推给曾任某银行纪委书记的妻子陈某。

遇到家有喜事,如儿子结婚、添丁等,陈某便在老板前故意笑得合不拢嘴,在对方的好奇发问下,她将事情和盘托出,对方也“识做”地将礼金奉上。

(黄柏青受审)(黄柏青受审)

其子黄晖已经取得香港户口,由此成为黄柏青与不法商人利益输送的工具——在香港开设银行账户替父洗钱。此外,检方指控,黄帮老板办完事后,通过黄晖收受1450万元、港币1350万元。

此案开庭时,黄柏青一再强调“儿子是不知情的”,只是听安排接受款项。但这一辩解与检方指证内容相去甚远。

黄柏青在最后陈述阶段称,“深感羞耻,无颜见家乡父老”,“尤其是我把自己的儿子也害了”。黄晖已被另案处理,只是目前尚无这父子二人获刑的公开消息。

责任编辑:柳龙龙

新华社北京2月7日电(记者熊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7日发布,“e租宝”案进入立案执行阶段。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2018年2月7日,北京一中院已对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丁宁、丁甸、张敏等26人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走私贵重金属罪、偷越国境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立案执行。

北京一中院发布,为依法保护集资参与人的合法权益,北京一中院将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开展执行工作,信息核实、资产变现、资金清退等各项工作正在按计划、按步骤有序推进。请广大集资参与人关注法院发布的相关公告及公示信息。

2017年9月1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集资诈骗罪、走私贵重金属罪数罪并罚,判处罚金18.03亿元;对安徽钰诚控股集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1亿元;对丁宁以集资诈骗罪、走私贵重金属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偷越国境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罚金1亿元;对丁甸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7000万元。同时,分别以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走私贵重金属罪、偷越国境罪,对张敏等24人判处有期徒刑15年至3年不等刑罚,并处剥夺政治权利及罚金。

一审宣判后,二被告单位未提出上诉,丁宁、丁甸、张敏等23名被告人提出上诉。2017年11月29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原标题:常务副省长约谈,多位县委书记作检讨

2月6日,因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不实、问题凸显,湖南省花垣县、慈利县、辰溪县、衡南县、湘阴县、攸县、回龙圩管理区被通报。

受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省长许达哲委托,湖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陈向群代表省委、省政府约谈了上述7县(区)党政负责人。

在会上,花垣县县委书记罗明、慈利县县委书记邱初开、辰溪县县委书记杨一中、衡南县县委书记杨洪峰、湘阴县县委书记汪灿、攸县县委书记谭润洪、回龙圩管理区党委书记赵文旺,分别作检讨,并就如何落实整改表态。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湖南省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联席办6日通报,经督查巡查及年度成效考核,上述7县(区)在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中,暴露出搬迁对象不精准、分散安置比例高、建房选址不科学、住房面积把握不严等典型、突出问题。

陈向群要求,要把约谈压力转化为为民担当的动力,举一反三、知耻后勇,扎实做好今年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确保搬迁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国务院确定的重大战略部署。在湖南,做好扶贫工作也是一场硬仗,而县委书记、县长是主要负责人。

2016年8月,杜家毫履新湖南省委书记以来,多次对贫困县党政正职的工作提出要求。

2016年9月,湖南省召开全省贫困县党政正职谈心谈话会,全省市(州)委书记、市(州)长,51个扶贫工作重点县党政主要负责人等参加。

杜家毫说,对贫困县而言,当前,脱贫攻坚就是最大的政治,县委书记、县长要牢固树立“四个意识”,争当新时期的“焦裕禄”,挺身而出、迎难而上,不计个人荣辱得失、把个人升迁抛在脑后,做到表里如一、心口如一,不折不扣完成党中央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和重大责任,坚决把贫困的“山头”攻下来,坚决把贫困县的“帽子”摘下来。

去年1月初,杜家毫在郴州市多个县进行扶贫调研,其中包括上述被通报的攸县。当时攸县负责人汇报了县脱贫攻坚工作情况。

在调研中,针对易地扶贫搬迁,杜家毫说,易地扶贫搬迁要从各地实际出发,坚持就地就近原则,不仅要帮助贫困群众实现旧房换新房的愿望,还要创造良好的生产条件和人居环境,让老百姓既有获得感、更有幸福感。

去年7月6日下午,杜家毫与部分贫困县县委书记开座谈会。会议持续6个小时,一直开到了晚上9时15分。

杜家毫说,作为脱贫攻坚的“一线总指挥”,贫困县县委书记一定要提高政治站位,真正把“不脱贫不调整不调离”的纪律要求,转化为“不脱贫不罢休不放手”的自觉行动。

在去年12月的一次省委常委会上,杜家毫说,“一个地方的扶贫工作扎实与否,县委书记、县长工作是实还是‘飘’,我们在调研中都能直观感受到。湖南贫困人口多、脱贫任务重,关键要打造一支懂扶贫、会帮扶、作风硬的扶贫干部队伍。贫困县的党政正职,把脱贫攻坚工作干好了,组织上要予以重用。”

“对个别工作不实不细,甚至失职渎职的,该换将就得换将,该调整就得调整,该问责就得问责,决不能让他们把脱贫攻坚事业给耽误了。”杜家毫说。

责任编辑:桂强